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English (英语)

2018年是罗罗公司想要忘记的一年。

以罗罗公司的客户新西兰航空(Air New Zealand)视角为例。这家航空公司将自己的未来寄望于波音787-9及其采用的罗罗遄达1000发动机。在2017年12月,相隔一天发生的两次航班发动机故障引发了航空安全调查——一系列全球适航指令、检查以及喷气机ETOPS续航能力缩减行动。针对数以百计发动机所规定的重新设计造成了一波又一波的业务中断,罗罗公司被迫匆忙修复发动机存在的四个不同问题。

相关链接:空客和罗罗公司策划为A350neo配备Ultrafan发动机

为更新发动机,大多数采用遄达1000发动机的航空运营商被迫停飞部分飞机。在2018年,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全日空(All Nippon Airways)、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和南美航空(LATAM)都受到了经营中断的困扰。快速增长但尚未立足的挪威航空(Norwegian)已被推到(破产)边缘。杰富瑞(Jeffries)股票分析师桑迪·莫里斯(Sandy Morris)表示:“四个问题同时出现,对我们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这仅是令罗罗公司头痛的一小部分问题。

在空客这边,因发动机的生产延误,导致在图卢兹等待遄达 7000发动机的A330 neo飞机的生产停滞不前,进而推迟了改型版飞机在运营商们处的运营启动时间。阿联酋航空(Emirates)对其最新A380飞机上采用的遄达900发动机深感失望,以至于希望取消剩余的A380飞机订单,代之以更小的空客双通道飞机

在2018年7月的希思罗机场(Heathrow Airport),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的波音787-9在等待发动机大修。

罗罗公司将花费相当于一项新的小型飞机项目的资金来补偿客户并重建机队。停飞的波音787客机数量在2018年达到顶峰,预计今年上半年将会稳步改善。罗罗公司在2018年的预算支出为4.5亿英镑,2019年的预算保持不变。从明年开始,情况有所缓和,预算将降至3.5亿英镑。修复遄达1000和900发动机问题的总费用将在16亿美元左右。(巴航工业(Embraer)斥资17亿美元开发了升级换代版的E2系列飞机。)

相关链接:随着阿联酋航空(Emirates)考虑将A380替换成A330neo,波音787交易也岌岌可危。

最为重要的是,罗罗公司——这个英国工业力量的象征——正密切关注英国的艰难脱欧过程。由于罗罗公司横跨英国和世界最大经济体——两者均为其新一代喷气式发动机的开发提供大量资金,两个经济体的脱离导致了潜在的混乱过渡。

2月27日,公司将公布2018年全年业绩。但随时间跨入2019年,罗罗公司迫切希望避开【有关发动机问题的】话题。

罗罗公司的Ultrafan发动机研发正在全速挺进,并且已经深入到未来10年开始的空客飞机和波音飞机应用设计中。但考虑到罗罗公司最重要客户关系所承受的压力,客户们不愿听到有关该公司下一代产品线的消息。“他们不能在现有的发动机上继续做下去,” 空客主要客户的一位高管表示。该客户的A330neo飞机交付因发动机问题而受阻。罗罗公司表示,随着进入2019年,遄达 7000发动机的产量“将显著增加”。

罗罗公司需要一场大胜仗。

继续阅读...

欧阳江(Jon Ostrower) 欧阳江先生是《The Air Current》杂志的主编。在2018年6月《The Air Current》创建之前,他曾担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全球网(CNN Worldwide)航空栏目编辑,对该新闻网络航空业务和运营的全球报道进行指导。2016年,他加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此之前曾在《华尔街日报》任职四年半。欧阳江先生早先常驻芝加哥,后辗转到华盛顿特区,对波音公司、航空安全、以及全球航空航天业方面的新闻进行报道。在这之前,他还曾任《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和《飞行国际》杂志(Flight International)的飞行博主获奖编辑,对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研发情况,以及从2007年到2012年期间其它新飞机项目的新闻进行报道。欧阳江先生是波士顿人,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拥有政治传播学学士学位,现常驻西雅图。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