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English (英语)

美国联邦航空局(FAA)与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于2017年10月27日,启动了12年来的首次扩展监管合作。对中国及其航空监管机构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该协议旨在加快美国制造的飞机获准进入中国民航机队的速度,也为中国设计和制造的飞机如中国商飞(Comac)的C919飞机,以及中俄正在合作设计的双通道CR929飞机 ,打开其梦寐以求的FAA认证支持的大门。

据FAA当时的公告,扩展协议“允许任何一方利用另一方就(飞机的)设计、生产、适航性以及持续适航性所完成的审批”。从历史数据看,中国直到飞机交付前才会对西方国家制造的飞机进行进口认证,在这种形式下,波音(Boeing)和空客(Airbus)已经制造好的飞机往往需要等待上一年或更长时间。

在扩展监管协议签署七天后,第一架波音737 Max飞机的 “钥匙”被正式移交给中国国际航空公司(Air China),这是波音首次向中国交付当前身陷囹圄的波音737 Max单通道喷气式飞机,该交付时间恰逢特朗普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从那天开始,直到2019年3月10日中国率先在埃塞俄比亚302航班坠机事件发生后立即发出停飞波音737 Max飞机命令时止,预计共有96架飞机完成了交付。这是在5个月的时间内,波音737 Max飞机发生的第二起致命坠机事件。在中国停飞命令发出四天后,FAA也发出停飞命令,成为最后一个发出停飞该机型命令的航空监管机构。

相关报道:世界拉下了波音737 Max飞机的安灯拉绳(Andon Cord)开关

在两起坠机事件发生后,(全球)波音737 Max飞机陆续停飞已有三周时间,该事件产生的全球性影响将在打造各自未来航空产业的国家间的交易中持续数年。行业官员、监管者和认证专家哀叹,虽然高昂的监管负担降低了,但建立在促进航空安全和战略性国家产业的信任基础上的监管世界秩序却正在受到侵蚀。

“我想我们已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大门,现在一团糟。”数十年来,一直就认证问题与监管机构和业界保持合作的韦伯技术应用公司(Weber Technology Applications)总裁汉斯·韦伯(Hans Weber)说道,“这会影响到未来的一切。”

继续阅读...

欧阳江(Jon Ostrower) 欧阳江先生是《The Air Current》杂志的主编。在2018年6月《The Air Current》创建之前,他曾担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全球网(CNN Worldwide)航空栏目编辑,对该新闻网络航空业务和运营的全球报道进行指导。2016年,他加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此之前曾在《华尔街日报》任职四年半。欧阳江先生早先常驻芝加哥,后辗转到华盛顿特区,对波音公司、航空安全、以及全球航空航天业方面的新闻进行报道。在这之前,他还曾任《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和《飞行国际》杂志(Flight International)的飞行博主获奖编辑,对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研发情况,以及从2007年到2012年期间其它新飞机项目的新闻进行报道。欧阳江先生是波士顿人,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拥有政治传播学学士学位,现常驻西雅图。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