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English (英语)

更新报道:2019313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和加拿大交通部停飞了波音737 Max飞机。

波音737 Max飞机诞生于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的贵宾俱乐部。2011年7月20日,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宣布要从空客和波音购买460架飞机来更新机队。其中包括100架波音737新一代更发飞机,该机型当时尚未推出和命名。几十年来,美国航空购买的飞机几乎全部来自波音,而空客通过不断努力,终于打破了波音对这家最终将成为全球最大航空公司的垄断。为此,空客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就在距离美国航空宣布该信息还有10天的时候,空客高管们还冒着酷暑,在德克萨斯州炙热的15K跑道终点处等待着与美国航空时任首席财务官的汤姆·霍顿(Tom Horton)会面,作出最后的强行推销努力。空客成功了。

这笔交易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包括时至今日——波音最重要飞机所面临的全球安全危机。

波音打算替换掉波音737飞机。该计划甚至得到了现已退休的首席执行官的支持。“我们要造一款新飞机,”吉姆·麦克纳尼(Jim McNerney)同年2月份表示,“我们尚未完成全面评估,但我们目前的倾向是不更换发动机,在这个十年战略期结束时,推出一款全新的飞机。”历史走向了不同的方向。采取了同样十年渐进式战略、逐步蚕食波音市场霸主地位的空客毫不掩饰其在A320上安装新发动机的计划。但波音的飞机换发却并非计划使然,是空客和美国航空共同驱动的结果。波音不得不在其737飞机上安装新发动机,以保持与空客的抗衡。

马上订阅

波音对这一决定给出的解释是:在研制新型单通道飞机的过程中,遇到了巨大而极其痛苦的短期障碍。虽然在波音787梦想飞机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并延误了数年,但截至2011年夏天,该机型尚未完工。2019年晚些时候,波音交付的波音787梦想飞机将达到800架。虽然每架飞机的制造成本低于销售成本,但仍然存在着230亿美元的生产成本赤字。对依赖于波音737系列连续性的坚定运营商们而言,推出一款新的单通道飞机冒着失去这些运营商的风险。

相关报道:中国航空监管机构下令暂停波音737 Max 飞机的商业运行

推出全新飞机意味着需要抛开过去,以及已建立的基础设施。由于A320neo无需为新开发项目投入150亿美元,因此,其替代机型成本较低,波音更发却冒着让空客占据主导市场份额的风险。随着油价在2008年创下历史新高,航空公司要求在当前技术价格基础上,提高燃油效率。

波音737 Max是波音在短期内保持其市场和财务地位的入场券。对波音而言,放弃波音737意味着要放弃它那只“下金蛋的鹅”——这是一只能为天文数字般的波音787和777X飞机开发成本提供资金的鹅。

波音737 Max飞机正是这种处境下的产物。在这种处境下,短期决策可以大力推动产品改进,但过程往往夹杂着痛苦。这是我多年来进行过广泛讨论的一款机型,诞生于西奥多·皮彭布洛克(Theodore Piepenbrock)博士等学者的研究成果,以及他对商业生态系统演变的研究。

每架飞机的发展都是一系列妥协,但为了使得所交付的波音737 Max飞机达到所承诺的燃油效率,波音不得不削足适履。为了安装更大的发动机,波音找到了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即在众所周知的低矮喷气式飞机上安装更大的CFM国际涡轮机。波音将飞机的前起落架加长了8英寸,清理了飞机尾锥的空气动力学,增加了新的翼梢小翼、电传操纵扰流板并且为下一代飞机的飞行员们安装了大显示屏。为了交付一款燃油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机型,波音在推进技术方面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成本也在不断增加。

就波音737 Max机型而言,由于其机头高高翘向空中,增大的发动机——产生自身的升力——将机头推得更高。波音通过分析和随后的飞行测试发现,在特定的高速条件下,无论是在转弯飞行还是无坡度飞行,向上的推力都会增加失速风险。波音的解决方案是采用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控制规则,通过该规则,两代波音737飞机可以实现同样优秀的表现。通过激活攻角(AoA)数据,MCAS会自动配平水平稳定器压低机头。目前,它是狮航空难调查的核心指向,埃塞俄比亚坠机事件调查也在围绕其展开。

相关报道:波音737 Max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是什么?

周二上午,美国总统在推特(Twitter)上尴尬地指出(未提及波音的名字),问题是,从经济方面考虑,航空技术的过于复杂,导致了更高的安全成本。

“(飞行期间)需要迅速做出决策,而复杂则意味着风险。”特朗普写道,“(研发上)花了很大代价,却收益甚微。”

据报道,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曾在周二早上与特朗普总统通话,敦促其不要停飞(波音737 Max)飞机。

熟悉调查情况的相关人士达成共识:10月29日本不应允许狮航610起飞。这架飞机根本不具适航条件。根据初步调查,在飞机滑行准备起飞时,注册号为PK-LQP的这架飞机的两侧攻角传感器偏差达到了20度。在狮航(Lion Air)的波音 737 Max飞机上,缺少额外付费可选的设备套餐——警告灯,该设备可以提醒机组人员两侧传感器的偏差。保障装置配置不到位。一旦飞机起飞,错误的攻角数据就会导致MCAS系统不断被重启。这种情况下,一旦遇到毫无准备的机组人员,就会导致悲剧性后果,致使飞机机头产生致命的俯冲动作。

我们还不知道埃塞俄比亚航空302航班经历了什么。大概情况跟印尼航班坠机事件类似:一架崭新的飞机,在起飞后不久便明显失控。受损飞行记录器上所记录的信息——孤立事件数据,可能会建立起或推翻两起坠机事件间的直接技术联系。但宏观数据——大背景——是:在成本压力和过去几十年特权认证要求的不断推动和牵引下,一款在设计上不断更改的飞机,在一个前所未有的航空安全时代,发现自己身陷两场灾难性事件之中。

据美国航空业高级官员和航空安全专家称,如果坠机事件发生在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和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而不是狮航(Lion Air)和埃塞俄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方面,波音737 Max飞机会于周日晚间停飞。在要求利益相关者保持一致的航空业,过去48小时发生的一切是重大分歧方之间的较量。据欧洲航空安全局(European Aviation Safety Agency)称,从中国延伸到欧洲,监管机构和航空公司均表示,是时候将暂停737 Max机队“作为预防措施”了。

波音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理解监管机构和客户做出了它们认为最适合本国市场的决定。我们将继续跟它们保持接触,确保它们能够掌握有信心运营机队的必要信息。”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评估显示(波音737 Max)不存在系统性能问题,(评估)也没有给出下令停飞飞机的依据。”其他民航当局也没有向我们提供足以采取行动的数据……如果发现任何影响飞机持续适航的问题,FAA将会立即采取适当行动。”

位于华盛顿州伦顿的波音737飞机装配线是精益生产的一个奇迹。随着组装工作的进行,生产线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源自于丰田精益生产的这一方法是一个持续改善的进程。它不仅将波音737飞机塑造成为了波音的命脉,也致使这场危机可能威胁到波音生存(最严重情况)。不过,装配线上还安装了一种叫做安灯拉绳(Andon cord)的工具。如果出现差错,或者要求调查和修理,在该工具的授权下,任何员工均可拉下开关,停止生产线。世界其他国家都已经拉下了该工具的开关。

欧阳江(Jon Ostrower) 欧阳江先生是《The Air Current》杂志的主编。在2018年6月《The Air Current》创建之前,他曾担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全球网(CNN Worldwide)航空栏目编辑,对该新闻网络航空业务和运营的全球报道进行指导。2016年,他加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此之前曾在《华尔街日报》任职四年半。欧阳江先生早先常驻芝加哥,后辗转到华盛顿特区,对波音公司、航空安全、以及全球航空航天业方面的新闻进行报道。在这之前,他还曾任《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和《飞行国际》杂志(Flight International)的飞行博主获奖编辑,对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研发情况,以及从2007年到2012年期间其它新飞机项目的新闻进行报道。欧阳江先生是波士顿人,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拥有政治传播学学士学位,现常驻西雅图。

View Comments

目前尚无评论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