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英语)

查看中文版本文章的完整列表,请点击这里。

一位波音老员工将这比作一个正处于即将离异家庭里的孩子。你的父母在设法保持情绪平稳、努力想让生活跟往常一样。你的日常生活没有变化——去上学、晚上(回家)做作业——但每个人都敏锐地意识到家庭中的压力,整个家庭都陷入一场消耗着父母注意力的危机中。

这就是波音民用飞机部门目前的处境。在最近几周内,不同级别、不同地区的公司员工接受了十几次采访,他们告诉《The Air Current气流》,在狮航(Lion Air)610航班坠机事件之后7个月的时间内,以及触发波音737Max飞机全球停飞的埃航302航班坠机事件发生后2个月的时间内,他们一直处于机构边缘状态。两起事故共造成346人死亡。

相关报道:世界拉下了波音737 Max飞机的安灯拉绳(Andon Cord)开关

当然,波音的工作绝不只是制造波音737 Max飞机。其有着庞大的生产体系,并且正在稳步推进。数万名员工正在投入地制造飞机、设计新机型。但是随着波音737 Max飞机停飞进入第三个月,这场危机的影响正渗透到公司运营部门各个角落。

马上订阅

“我们都很痛心,不难理解,这种情绪也影响到了我们的队友”波音民用飞机首席执行官凯文·迈卡利斯特(Kevin McAllister)在向《The Air Current气流》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员工曾为自己能够设计和制造可以载着人们(包括他们自己的亲朋好友)前往世界各地的飞机,心里充满着无比自豪。但是随着MAX事故导致的惨痛生命损失,知晓他们工作重要性,同时也可能会给他们带去沉重的心里负担。”

相关报道:波音737 Max飞机停飞可能会导致航空认证世界秩序的瓦解

公司内充斥着悲伤、沮丧、不安和愤怒情绪,即使跟波音737 Max毫无关联领域的工作人员也没能逃脱。机械师、工程师、分析师和高管们表示,他们正努力试图让自己专注于日常任务,但是,也同时表达了他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的深深担忧。

这在“我们这里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一位机械师说道,“对于所发生的一切,我们所有人都感到难过。并且对未来充满着担忧。”

对于波音737 Max而言,距离再次执飞搭载乘客至少还要等上3个月的时间。一旦复飞,波音和执飞波音737  Max的航空公司的任务将是重建人们对该机型的信心。根据《The Air Current气流》于近期完成的非学术民意调研显示,在被问及是否愿意在波音737 Max重新投入使用后搭乘该机型航班时,推特(Twitter)上接近6,700名受访者中有48%的受访者作出“否定”回答。

“如果人们不放心搭乘我们的飞机,我们就将一无所有。”该机械师说道。

波音周四表示,公司已经完成了对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软件包的升级,该软件包被认为是导致波音737 Max坠毁事故发生的主因。公司表示,其目前正在向美国民航局(FAA)提供有关MCAS系统的修订后功能培训资料。FAA局长丹·埃尔韦尔(Dan Elwell)周三表示,预计波音将在一周左右的时间内提交最终定稿的MCAS软件以及供认证评估的培训更新资料。

从公司外部来看,这是波音遭遇到的一场挑战。但是,在波音内部,跟Max飞机事件毫无干系的员工表示,他们对断裂的信任以及参与设计和认证MCAS的其他人的行为感到愤怒。

迈卡利斯特(McAllister)于2016年1月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加入波音,他表示,公司一直“支持每个业务角落的员工,并定期与他们进行沟通,以确保他们了解最新情况,并帮助他们渡过这段艰难时期。”

相关报道:中国航空监管机构下令暂停波音737 Max 飞机的商业运行

最近,全公司的员工都被安排观看一段培训视频,内容是公司年度道德培训“重新承诺”的一部分。今年的培训视频是最新录制的领导谈话,还包括关于道德风险的一般案例。据两位观看视频的人士透露,“你的决定可能会让人付出生命代价”以及“我们必须做得更好”是视频中波音高管们经常提及的措辞,其中包括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

米伦伯格(Muilenburg)在4月29日表示,波音“严格遵循了设计和认证流程中的步骤,根据流程可以持续地生产安全的飞机,”但观看视频的员工认为,视频中隐含的导致737 Max飞机事故的信息欠缺考虑。“房间里几乎每个人都在说,‘F*** you, we didn’t cause this’ (意思:该死的,这不是我们造成的)”出席会议的一名787项目工作人员说道。他表示整个公司都面临着同样的压力——要在截止日期前完成成本目标。“我们只能说大家并没有调整好心态接受这一切。”

尽管在其他采访中也出现过类似的意见分歧,然而McAllister表示:“我们将继续齐心协力渡过难关,互相关照,团结在我们对安全和质量的共同承诺中。”

在幕后,针对波音7K7新型中端市场飞机(NMA)项目的设计工作正在继续。据两名熟悉NMA项目审核的知情人士透露,该项目在几周前进行了Gate 3里程碑式审核,但就在要将提案提交给董事会批准通过时,项目停滞了。“由于Max飞机的处境,他们仅仅是没有正式关闭【NMA项目的开发大门】”,一位NMA项目工作人员表示道。“他们告诉我们不要止步,开发计划没有变化。”波音希望这款飞机在2025年完工。

但即使继续推进项目,公司最高层领导也不会给出决定,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737 Max上了。波音一位高级职员对项目的停滞不前感到沮丧,担心给出决定的时间拖得越长,就越难以保持该公司上一次推出全新飞机的集体记忆——787梦想客机(787 Dreamliner)于15年前推出。

图片来源:Jeremy Dwyer-Lindgren / JDLMultimedia

虽然波音737 Max飞机占据了头条位置,但是在幕后,波音还在进行着重大的新开发项目。在正常情况下,777X项目应该占据波音幕前的焦点位置。该项目第一架参与测试的飞机WH001正在向其首次飞行迈进。WH001原定于3月13日的首次亮相,因3月10日埃航302航班坠机事件以及首次亮相日美国监管机构停飞Max飞机而黯然失色。WH001距离试飞还有1个多月的时间,目前最早一次首飞被安排在6月底进行。“一切都推迟了,”一名项目工程师说道,他们将WH001试飞的推迟部分描述为“典型的第一批产品”。

波音表示,根据其公众指导信息,该机型飞机将在2019年投入使用。

公司原定于在4月底试飞该机型,但在最初两架测试飞机准备好在华盛顿州埃弗雷特的航线上进行试飞时,公司却放缓了试飞的脚步。Max牵动着每个人的心,该工程师表示,“我们都有忧郁、甚至心烦意乱的时候”,但是“大家确实都把重心放在了”让飞机安全飞行上。

Jon Ostrower is Editor-in-chief of The Air Current. Prior to launching TAC in June 2018, Ostrower served as Aviation Editor for CNN Worldwide, guiding the network's global coverage of the business and operations of flying. Ostrower joined CNN in 2016 following four and half years a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Based first in Chicago and then in Washington, D.C. he covered Boeing, aviation safety and the business of global aerospace. Before that, Ostrower was editor of the award-winning FlightBlogger for Flightglobal and Flight International Magazine covering the development of the Boeing 787 Dreamliner and other new aircraft programs from 2007 to 2012. Ostrower, a Boston native, graduated from The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s School of Media and Public Affairs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in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He is based in Seattle.

View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comments.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