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English (英语)

新冠病毒以及其对全球互联经济的影响正在以任何企业和政府都无法赶上的速度在传播着。这是自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以来,商业航空旅行第一次面临如此快速的需求下滑和消失。在很多人看来,新冠病毒(COVID-19)将会造成航空运输系统的商业性瘫痪。

“没有订单进来,” 中东地区的一家大型航空公司高级网络规划师于周日表示,“这就像是在9/11期间,只是你仍然可以飞行。实际上,对我们而说,亚洲市场是关闭的。”一位欧洲航空公司高管于周六表示,商业影响“仅仅在最近两天才恶化,但是趋势发展很快。” 一家美国航空公司高级职员表示,上周机票预订量距离目标的差距为几个百分点,预计在本周头几天,该个位数会增加到十位数。

依据来自全球航空业不下六名高层领导的采访,航空业不仅将迎来为期一年的衰退期,甚至2020年之后的境况也令人堪忧,很多这样的高层领导都表示,如果商业活动的沦陷洗劫了承运人所需的来自夏季及之后时间的乘客需求,那么新冠病毒(COVID-19)的不良后果可能会带来整个航空业的重组。

继续阅读...

就在伊朗利用巡航导弹袭击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最大加工设施之后,石油价格在9月出现短暂飙升时,《The Air Current气流》(TAC)曾报道:油价飙升“可能会很快让许多借助于相对便宜的汽油价格和低利率购买新飞机而加速扩张的航空公司暴露出弹性和可持续性发展问题。”实际上在那种境况下,尽管其他业务成本发生了变化,但对航空公司而言,最重要的要素——即对航空旅行的需求——仍然存在。简而言之,如果没有人要从你的公司购买产品,“你的成本是多少”并不重要。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需求的急剧下降导致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 Crude)(截至周日尾盘)跌至44美元/每桶左右。

随着收紧的出行限制以及国家和航空公司全面停止飞往疫情严重区域(例如意大利、韩国、伊朗和中国)的航班,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迅速显现。作为传播疾病的一个载体,航空旅行业不仅是最容易受到破坏性影响的行业之一,也是公众主动回避的行业之一。

商业飞行便是这些担忧的例证。人们直接决定不去乘坐飞机,因为他们担心乘坐飞机时跟其他乘客待在一个封闭客舱内可能会被感染。他们会放弃商务旅行、度假或大型活动,实际上这些都在以不可计数的速度缩减。柏林ITB以及圣何塞(San Jose)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F8 developer conference)均被取消,甚至即将在东京举办的2020年夏季奥运会也存在被取消的风险。

黑天鹅来了

2月20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表示,该协会针对新冠病毒(COVID-19)对航空旅行业影响的“初步评估”显示,亚太地区航空公司的“全年乘客需求可能会出现13%的下降”,会导致278亿美元的收入损失,其中,仅中国国内市场就会达到128亿美元。

在预测作出的11天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未对数据作出更新,但表示,一家航空公司的“整个业务相较于去年减少了26%”,并且另一家航空公司“报告称,其飞往意大利的机票预订量下降了108%,原因是除了机票订单降至为零,也出现了退款增长的现象”。IATA补充道,“许多航空公司报告在多个航空市场出现高达50%的误机乘客”,并且“未来的预订量会……减少……飞机停飞计划。”

欧洲航空公司高管警告将该场疫情跟9/11相提并论过于夸大了。“这对我们来说没那么糟糕。阶段性的。有点糟糕,但没那么糟糕。”两名高管表示,尽管一周以来全球关于新冠病毒(COVID-19)传播及其经济影响的坏消息铺天盖地,导致机票预订量和取消订单趋势异常糟糕,但本周初的数据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更具启发意义。

到目前为止,随着企业削减开支和限制搭乘飞机,经济萎缩的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了涉及亚洲的商务旅行。美国第12大商务旅行买家“亚马逊(Amazon)”于上周五表示,由于新冠病毒(COVID-19)的影响,公司正在削减所有非必要差旅(包括国内差旅)。根据《商务旅行新闻》(Business travel News)的年度排名,该公司于2018年在航空旅行方面的花费估计值约为2.2亿美元。该排名没有详细说明员工的出差方式和地点,但考虑到该公司政策限定员工仅乘坐经济舱(即使搭乘国际航班),亚马逊达到如此排名,足以说明该公司的旅行者数量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且还有无数相互关联的二阶经济效应例子。随着商务旅行的减少,随之而来的是星巴克(Starbucks)和优步(Uber)的业务缩水。这两家公司的大部分客户都是那些商务旅行者。 

存在弹性问题的航空公司成为“裸泳者”

这只“黑天鹅”,就像之前的9/11和非典一样,可能会是对航空业内、外一些境况不佳的企业的最后一击,但它不会是导致其倒下的终极原因。

正如我们看到一些航空公司在737 Max停飞或安全记录问题之后取消或推迟该机型的交付一样,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完全健康地步入了这场停飞危机。现已停运的意大利航空公司(Air Italy)是仅有的几家在两起空难事故前便将带有白色尾翼的Max飞机停进机库的航空公司之一。由于市场结构上的不足和明显的运力过剩,欧洲的航空公司越来越少。亚德里亚航空公司(Adria Airways)、蓝鹰航空(Aigle Azur)、日耳曼尼亚航空(Germania)、冰岛航空公司Wow Air、托马斯库克航空公司(Thomas Cook)、法国特大航空(XL Airways)都在2019年陆续倒闭或破产。

像挪威航空快线(Norwegian Air Shuttle)这样的航空公司,原本寄希望于夏季航空旅游业的复苏,但航空需求的大幅缩减可能会成为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场疫情已经引发了企业间合并。周一,韩国济州航空(Jeju Air)收购了其竞争对手“易斯达航空公司(Eastar Jet)” 51%的股份。韩国的航空公司在韩国和日本之间贸易战中就遭受了煎熬。墨西哥《金融报》在1月底报导称,万岁空中巴士(VivaAerobus)正在考虑跟墨西哥英特捷特航空公司(Interjet)间的合并,以拯救这家境况不佳的航空公司。

在中国境内,航空旅行业务已从全球第二大市场规模缩小至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欧洲国家的水平。根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的最近报道,中国(政府)准备接管海航(HNA Group),清算其航空公司资产“以遏制由于极强传染性的疫情的爆发而导致的日益严重的经济损失”。疫情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国泰航空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的竞争对手——海航(HNA)旗下的香港航空(Hong Kong Airlines)——已经停飞了120架飞机,并且削减了75%的航班。然而,早在新冠病毒威胁到海航履行其财务义务之前,海航及其全资或部分持股的众多航空公司就一直处于艰难挣扎状态。

TAC的考特尼·米勒(Courtney Miller)曾在上个月报道称,新冠病毒(COVID-19)是会“像SARS一样迅速得到控制,还是会变成……全球大流行,还是个未知数。我们相信,恐慌必将会消退,航空客流也将会恢复。”航空旅行需求在过去几天内的急剧下降,强有力地表明:现在看来,航空旅行的复苏可能会出现在夏季旅游旺季之后,导致航空业错过整个旅行旺季。另一方面,全球航空业处于什么状态,还有待观察。

欧阳江(Jon Ostrower) 欧阳江先生是《The Air Current》杂志的主编。在2018年6月《The Air Current》创建之前,他曾担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全球网(CNN Worldwide)航空栏目编辑,对该新闻网络航空业务和运营的全球报道进行指导。2016年,他加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此之前曾在《华尔街日报》任职四年半。欧阳江先生早先常驻芝加哥,后辗转到华盛顿特区,对波音公司、航空安全、以及全球航空航天业方面的新闻进行报道。在这之前,他还曾任《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和《飞行国际》杂志(Flight International)的飞行博主获奖编辑,对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研发情况,以及从2007年到2012年期间其它新飞机项目的新闻进行报道。欧阳江先生是波士顿人,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拥有政治传播学学士学位,现常驻西雅图。

View Comments

目前尚无评论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