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English (英语)

在十年期结束,正值西南航空(Southwest)最后认真考虑空客(产品)之际,波音正在考虑替代波音737飞机的全新机型计划。事情可追溯到2011年,当时的西南航空表现得焦躁不安。在2016年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已故的西南航空创始人、名誉董事长赫伯·凯莱赫(Herb Kelleher)曾表示,为了波音的“节能飞机等那么久,风险太大了”。凯莱赫(Kelleher)曾讲述:“鉴于燃油效率,我们曾认真考虑引进空客A320 Neo。”而空客“当然欣然接受”。一旦波音决心在波音737上增加新发来创造Max机型,“我们就会转向波音产品。”

八年过去了,西南航空(Southwest)将再次检查又一款飞机是否存在问题疏漏。《The Air Current气流》于今年4月报道称,作为对A220-300机型技术评估的一部分,该航空公司拜访了一家欧洲运营商。

但是,此次欧洲考察显示,西南航空(Southwest)机队增加不同机型实际上并非因为波音737 Max机型的安全危机问题,不过,由于停飞事件令波音这一最重要客户(即西南航空)所面临的严重压力变得愈加复杂。

近期,西南航空(Southwest)首席执行官加里·凯利(Gary Kelly)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我们把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了波音和Max,(现在)我们被停飞了。”

西南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加里·凯利(Gary Kelly)就第三季度收益报告、波音737 Max和公司前景发表了看法。

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股价在周四的财报发布之后出现反弹,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加里·凯利(Gary Kelly)参加访谈节目“财经扬声器(Squawk Box)”,针对季度收益展开了探讨。

如果没有发生去年的事情,西南航空(Southwest)机队中执飞的737 Max 7 飞机会超过6架。说到缩小版单通道飞机,先是其认证由于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在2018年底的停摆而陷入停滞,接着又因Max 8机型飞机在印度尼西亚和埃塞俄比亚的两次坠机而前景模糊,之后迎接它的是停飞事件。这迫使西南航空不得不将它的34架Max 8 飞机搁置一边,开启针对西南航空战略关键属性之一——该公司与波音和737间的独家关系——的2020年重新评估之门。

“我们会在明年解决该问题,看看我们已经沿用了48年的战略,在未来的48年里,是否仍然适用,”在谈到西南航空(Southwest)与波音的关系时,凯利(Kelly)说道,“这是一个有着双层含义的战略问题:一、他们是否是未来的正确合作伙伴;二、持有一种机型是否明智。”

继续阅读...

欧阳江(Jon Ostrower) 欧阳江先生是《The Air Current》杂志的主编。在2018年6月《The Air Current》创建之前,他曾担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全球网(CNN Worldwide)航空栏目编辑,对该新闻网络航空业务和运营的全球报道进行指导。2016年,他加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此之前曾在《华尔街日报》任职四年半。欧阳江先生早先常驻芝加哥,后辗转到华盛顿特区,对波音公司、航空安全、以及全球航空航天业方面的新闻进行报道。在这之前,他还曾任《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和《飞行国际》杂志(Flight International)的飞行博主获奖编辑,对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研发情况,以及从2007年到2012年期间其它新飞机项目的新闻进行报道。欧阳江先生是波士顿人,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拥有政治传播学学士学位,现常驻西雅图。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