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ir Current

This pag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English (英语)

2023年7月。澳大利亚悉尼市,金斯福德史密斯国际机场。新加坡航空公司242号航班马上就要返程了。这天下午,航班正在缓缓滑向16左跑道。悉尼机场的两条南北向跑道中,SQ242通常使用较长的16右跑道,但由于临时调整,这架轻装上阵的波音777-9被分配至短跑道,计划于7小时后抵达樟宜机场。

待滑至B10滑行道时,这架喷气式客机11.5英尺(3.5米)高的折叠翼尖仍然高高竖起,直指天空。悉尼机场连接16左跑道的滑行道结构复杂,间距较窄,正因如此,波音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可能会给777X可折叠构型带来困难的机场时,看到了这里。B10滑行道的中线距平行的L滑行道仅262英尺(80米),刚刚好够777X挤过去上跑道。

而这样的位置恰好是波音设计777X折叠式翼尖的用武之地。由于该位置间距较窄,国际民航组织将这座毗邻博特尼湾的机场的滑行道定为E类,该级别下,滑行道的间距刚好够两架翼展不超过213英尺的E类飞机(A350和777)安全地错身通过。离开53号登机口前,新航242航班的机组在航前简报时决定过了该点即放下翼尖,确保在穿越跑道等待线前翼尖已放下并锁定。

新的折叠功能使777X能够和较小的777-300ER共用E类滑行道和登机口,不过当翼尖放下时,全翼展将达到235英尺5英寸(71.8米),只能使用F类跑道(与A380和747-8同级),宽阔的翼展适于起降,也令这款客机的航程覆盖全球。

马上订阅

在B10准备进入跑道起飞前,机组按正常离场检查程序逐一确认了电子检查单项目。无论在哪个机场,正常运行中777X的翼尖在跑道以外都是折叠起来的状态。777X检查单中新增的一个具自动感知功能的航线检查项目询问机组翼尖是否处于折叠位置。波音设计的翼尖折叠开关,在直觉上符合新亮点的外形和移动方向。功能一经启动,翼尖便灵巧地从垂直(折叠)翻折至水平(伸展)位置。

777X的碳纤维机翼翼梢处,装有一个液压作动器将折叠翼转至飞行位置。一旦翼尖就位,电子锁定机制会在飞行中将翼尖保持在该位置,直至被动解除锁定。此外,波音在发动机指示和机组告警系统(EICAS)的显示屏上还新增了一个图标,指示翼尖位于移动中,折叠还是展开。从启动到就位整个过程为20秒。

对旅客来讲,这一新功能大概是自螺旋桨发动机演变为喷气机以来,舷窗景观最大的一次变化了。机翼的形态总在发展,襟翼和缝翼伸出也已经是普通航班运行中常见的变化,而这次,人们将看到机翼方向上的改变,即翼尖侧向放下,慢慢消失于视野中。

旅客们有两种方式观看这一变化:透过舷窗,或者通过椅背上的屏幕观看777X地面操作摄像系统记录的景象。据UTC航空系统(即将成为柯林斯航空系统)公司介绍,该选装的摄像机“通过机载娱乐系统(IFE)的视频功能,为旅客提供了从飞机垂尾看整个翼展的独特体验。”

假设另一架E类飞机,如A350-900是在L滑行道等待,那么777X就能放下翼尖按照F类飞机运行而不受影响。2016年,国际民航组织对规则做了修订,使得777X涉险免于受到对飞机间距更高要求的影响。两架飞机翼尖间距标准从约42英尺降至36英尺(15米至11米),这就使得在另一架E类飞机在相邻的平行滑行道等待进入跑道时,777X能够放下翼尖准备起飞。万一SQ242航班放行时折叠功能故障,翼尖被锁定在放下的位置,飞机仍然可以毫无困难地使用B10滑行道。

翼尖放下,各项工作就位,242航班在16左跑道开始加速,飞向新加坡。

在设计777X和它的新机翼过程中,波音意识到,尽管目的都是为了不超过E类飞机的参数范畴而缩短翼展,折叠翼尖相比混合式翼梢小翼能够节约3%的轮档燃油。波音还要尽力确保该系统能与现有运行无缝混合。无论是放下还是折叠位置,该系统的除冰操作“都与其他翼尖装置无二”,波音的机场操作指南如是说。如此巨大的翼尖按设计能够抵御速度高达82节的1类飓风,如果风速高于该数字,那就需要将翼尖放下或与特殊地面装置锁定。

离开悉尼7小时41分钟后,SQ242降落在樟宜机场2左跑道上,抵达了该航司的本场。777迅速地减速,扰流板掀起,卸下机翼上的升力,GE9X发动机处于全反推位。机组在悉尼的时候便已设定好,所有不需要操作折叠翼的开关。抵达简评环节,机组讨论了假如单或双侧翼尖无法收起时该使用樟宜机场的哪条滑行线路。当地速降至50节,机翼便自动折起,头顶面板的按键灯也显示为竖直位置。波音还在顶板上新增了手/自动切换按钮,以便机组可以手动控制折叠。正常运行中,系统设置为自动模式。

波音深入研究了777-300ER在全部共计400多个机场的着陆运行记录,进行模拟,确认翼尖能否安全收好,保证777X在经由快速脱离道滑出跑道时恢复至标准的E类翼展。波音的报告中称,“在所有记录的情景中,飞机都能在进入滑行道前完成翼尖的折叠。”

回到2018年,777X还无法自动收起翼尖。目前正在华盛顿州埃弗雷特进行总装的首架飞机上,竖直安装着印有777X大名的翼尖。作为首个测试机,这架777X的发动机型号是WH001,预计将于今年年底组装完毕,2019年3月底前后迎来首飞。

欧阳江(Jon Ostrower) 欧阳江先生是《The Air Current》杂志的主编。在2018年6月《The Air Current》创建之前,他曾担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全球网(CNN Worldwide)航空栏目编辑,对该新闻网络航空业务和运营的全球报道进行指导。2016年,他加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此之前曾在《华尔街日报》任职四年半。欧阳江先生早先常驻芝加哥,后辗转到华盛顿特区,对波音公司、航空安全、以及全球航空航天业方面的新闻进行报道。在这之前,他还曾任《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和《飞行国际》杂志(Flight International)的飞行博主获奖编辑,对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研发情况,以及从2007年到2012年期间其它新飞机项目的新闻进行报道。欧阳江先生是波士顿人,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媒体和公共事务学院,拥有政治传播学学士学位,现常驻西雅图。

View Comments

目前尚无评论
Next Pos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